書客居 > 海盜領主 > 154章 證明

154章 證明


  十幾個中年人很快就有人向華恩提出了自己心中的顧忌與疑惑。

  “您好,我是卡索的父親,恕我冒昧,您能提供一些身份證明嗎?”

  華恩還真不知道一個領主怎么向這些人提供什么證明,估計也沒人這么做了。

  做出思索的表情,華恩試探地問。

  “我有查德曼伯爵的家徽以及親賜的寶劍,這算嗎?”

  對面中年人也是第一次面對這種詭異的事情,想他原來跟在莊園主屁股后面,對方看他還不是狗腿樣,

  從沒想過竟然可以向一個有封地的貴族討價還價,于是卡索父親拿捏起了姿態,做足了勢頭后,才似模似樣地點頭道。

  “這當然可以。”

  其他的中年人,平常與卡索父親關系也不錯,他以前也經常能為大家謀福利,得到幾瓶難得的可口果酒,所以也跟著輕微地點頭。

  “好的,我的船晚上會靠岸,船上正好有伯爵賜予的東西,晚上就可以給你們證明。”

  這樣再好不過了,華恩如果憑借這東西就能把這群本要投靠馬內斯人收為人口,領地內的發展就會更快一些,就是到時候解釋起一夜建成的碼頭有些不好解釋了,倒時候得想辦法不讓他們到海灘上去。

  “華恩大人,還有您給我孩子說的那些獎賞?”

  一個須發茂盛的壯漢大著嗓門打斷了華恩的思考。

  華恩朝他望去,看著他身旁那個滿臉雀斑的小子,知道他們是一對父子。

  “領地內參與初期建設的人,都會有金幣獎賞,稍有貢獻的人會獲得土地,有重大貢獻的會獲得男爵頭銜。”

  “哈哈,有多少金幣?還有怎么才算重大貢獻?”

  壯漢不自覺地樂出了聲,粗著嗓子大聲問道。

  “這都要看貢獻度的。”

  華恩模棱兩可的說道,這些東西要細細計算后,才能給出明確答復,一開始不能給的太多,而且在前期還要不斷吊起他們的胃口,假如一次都滿足了,以后還如何吸引他們。

  華恩又和幾個中年人稍稍做了幾段溝通,后腿忽然就開始不斷抽搐起來,后腦勺一陣發涼,無力感越來越強烈,身體內的潛意識在大聲地抗議著。

  “嗯,到了我領地中,我們再細談,如果你們不滿意,隨時都可以離去,現在我想休息一會兒。”

  華恩快速結束了與一個中年人的對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大人,來我這吧,你可以睡個午后好覺。”

  雀斑少年的父親,就是那個叫海普森的糙漢,走了過來,拽著華恩就往營地走去。

  華恩暈乎乎地被抓到了一頂有小又破的帳篷里,也沒嫌棄什么,倒頭就休息了,不過他還是忍著困意,豎著耳朵偷聽周圍的動靜,假如有什么不對,也必須要快速做好應對措施。

  不過這群人還真是一群農夫,對華恩暫時也沒有歹意,聽到的都是周圍的議論聲。

  “怎么樣,那個自稱貴族的人怎么說?”

  “他說參與他的林地建設,會獲得金子和土地,幫助最大的人還能獲得男爵位!”

  “天哪!”

  “漢普森這是真的嗎?”

  “當然!我們晚上就會驗證他的身份,聽說他有一條船,晚上專門來接他。”

  “一條船!”

  “之前的莊園主那么有錢,也沒有自己的船,開來他是一名有錢的貴族,你們等下,我回去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說不定他是個海盜呢?”

  一個突兀的聲音打破了那邊的竊竊私語,華恩有印象,是一開始給他面包的中年人,華恩對他印象一開始還挺好,可惜關乎以后自己的命運發展,兩人關系勢必水火。

  那邊安靜了好一會兒,華恩感覺無數視線從他身上掃過,最后這令人窒息的氛圍才被人打破。

  “多納,你愿意投奔黑山子爵,沒人攔著你,但是假如因為你隨意的猜測詆毀,搞黃了這事,我漢普森跟你沒完!”

  “還在做你的美夢呢?你這輩子不可能獲得任何成就。”

  “你!”

  對面一陣輕微的吵動聲響起,華恩腿沒忍住,不自覺的抖動了幾下,對面立刻又安靜了下來。

  “你快滾,這里不歡迎你!”

  “哼,真希望看到你像小孩子哭鼻子的那一天。”

  一陣腳步聲漸漸遠去,然后沒過多久,那邊的竊竊私語再次變得熱烈起來。

  “聽說他那里沒地方提供給我們?”

  “建立領地哪有一開始就是現成的?我們可以造自己的房屋!”

  “好吧…”

  “…”

  華恩再也撐不住,轉瞬進入了深度沉眠狀態,外界的聲音再也無法打擾到他。

  多納有些郁悶的走開了,他原來是個偷獵者,逃亡到理查姆斯后,成為了莊園主手下的獵人,以前和這些農夫的關系都不錯,偶爾還會送些花斑水雞送給這些農夫,看來曾經的好心都喂了獵犬了。

  他很快來到了自己的圈子,周圍是四名同樣身體精悍的中年人,他們曾經都是偷獵者,結伴成為了莊園主的手下,日久生情,他們間的友誼非常牢靠。

  “在生那個陌生人的氣?”

  一個臉上有刀疤,右手斷了一根小指的中年,摸著手中毛色光亮的黑獵犬,笑著說道。

  “那個該死的小子竟然詆毀馬內斯大人!”

  多納沉悶的呼吸了幾下,才開口應道。

  “一看就是個騙子,這種毛頭小子最喜歡裝大人物了,我以前碰到不少。”

  一個腦門有些禿的陰郁中年開口勸慰道。

  “可是這些農夫好像都被那小子愚弄了,現在好像都準備追隨他,該死!一個詆毀黑山子爵的小子,領走了準備投靠子爵的人手。”

  多納的心緒依舊不能平息。

  “沒事,那些農夫估計也不能幫上黑山子爵什么忙,我們這些有戰斗經驗,以及能夠熟練使用各種武器的獵人,反而是馬內斯大人熱情招攬的對象。

  以后等那些賤民哭著再來投奔馬內斯大人,我們可以盡情的笑話他們。”

  禿頭獵人裂開不齊的牙齒,遞給了多納一塊風干肉。

  多納結果后,使勁地撕咬起來,仿若把手中的肉干當成了那個渾身破爛的小騙子。

  “聽說他晚上就能證明自己的身份?靠伯爵大人的家族旗幟?要不我們晚上留下來,我倒是見過伯爵大人的家徽,說不定那小子是仿造的,我們到時候可以揭發他,讓那些農夫們感受到從天而落的失望感,想必那小子一定會被農夫們打死的!”

  坐在角落里,一名扮相不錯的獵人開口說道。

  其他幾名獵人應聲附和。


  (http://www.owqcje.live/a/77/77003/487108259.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