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梔梔,你在臺上真好看!”郭芙兩眼放光,她總算是理解了為什么莫言執意要追求南梔了,那么有氣質,那么漂亮,還有那么好的身份。

  南梔微微一笑,和郭芙聊起其他的事情來。忽然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一個服務員不小心將酒液灑在了南梔身上,禮服濕了一大片,郭芙嚇了一跳,連忙拿手帕幫南梔擦裙子,一邊擦一邊道:“你怎么做事的,弄壞了裙子你賠得起嗎?”

  郭芙心疼的看著散發著紅酒香味的禮服裙,這裙子得多貴啊......“梔梔,怎么辦,這衣服都濕了這么一大片了?”

  南梔好笑的看著郭芙財迷的模樣,拍拍她,“沒事,就一條裙子而已,我上去換了就好。”又看向服務員,“小心一點,不要沖撞到其他客人。”

  服務員見南梔不為難她,頓時如蒙大赦,“是的南大小姐,我會注意的。”服務員連連彎腰,“南大小姐,上面有客房,南大小姐可以先去客房,我可以幫您把衣服拿上去。”

  南梔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讓郭芙在這里等一下,就跟著服務員上樓。

  服務員將南梔帶到一間房間,開了門后,將房卡交給南梔,“南大小姐,請您在這里稍等片刻,我這就將您的禮服拿上來。”

  “好的,麻煩了。”

  服務員轉身出去關上門,門上的號碼牌是——504,服務員走到轉角處,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然后若無其事的下樓了。

  “南大小姐,禮服我拿來了,您方便開一下門嗎?”

  南梔打開門,一塊白色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南梔被嗆的難受,想要咳嗽,腦袋卻慢慢昏沉起來,手腳被按住,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而監控里只看見一輛清潔車和一個服務員進去了房間,沒到五分鐘,又出來了,一切毫無異樣。

  傅霆朝看著南梔從容的應對著不同的人,千金名媛的氣質已經慢慢顯現出來。傅霆朝在陽臺的黑暗處打了幾個電話,畢竟是老大,這么多天不管事已經是極限了。

  處理完事情后,傅霆朝發現南梔不見了,然后看見和南梔一起的女生正在四處尋找,,很快,宴會的負責人到了,南老爺子和君老爺子也被告知了此事,一群人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南梔進去的房間,卻空無一人!

  這下可真是出大事了。保安隊在整個酒店開始尋找,監控室擠滿了人,一遍遍倒放都沒有看見南梔出來過。

  傅霆朝卻接到一個電話,來電是他專門調來跟著南梔的人,那人告訴他,南梔被抬到一輛黑色的車,估計被迷暈了,那輛車正在往郊區工廠的方向去,他正在跟著,對方有五個人,大概有兩把槍,有刀。

  傅霆朝讓他繼續跟著,自己馬上到。

  南梔醒的時候,坐在地上,身上的繩子綁得很緊,勒得有些疼,腦袋也有些不清醒,四周黑霧霧的,空氣不太好聞,有點像鐵銹的味道,就像以前孤兒院后面的廢棄房屋的味道。

  “喲,小美人醒了。”來人染著一頭黃毛,身上是廉價的皮衣,手上拿著刀子,正一下一下的敲著手心。

  “你是誰?”南梔努力保持冷靜。這人把她帶到這里干什么?

  “嘖嘖,我是誰可不能說,你呢,也別多想了,有人要你的命呢,我們只是負責殺,和拿錢,嘿嘿,小美人可別怪哥幾個不懂得憐香惜玉啊。”黃毛嘿嘿一笑,拿著刀在南梔脖子上比劃,似乎在想怎么殺比較好。

  南梔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發抖,“為什么要殺我?”

  黃毛搖搖頭,“小美人,不是我們要殺,是你直接惹了人,有人用錢買你的命呢,至于是誰,你就得自個兒琢磨了哥對你們那些破事。”

  南梔眼神一厲,難道是,南毅恒!

  就在黃毛下刀的前一刻,外面傳出了槍聲,有人在喊叫,隱約好像有警察的聲音,黃毛臉色一變,他干過這么多次,可沒有被發現過!

  黃毛按住南梔的脖子,想一刀抹喉。“咻”黃毛抵住她脖子的手鮮血飛濺,南梔厭惡的偏開臉,黃毛手里的刀“哐當”一下掉在地上,手上赫然是一個血洞,正往外冒血。黃毛驚悚的看著來人,一步步后退。

  南梔剛想回頭,發現自己被抱了起來,嗯......一只手,像抱小孩子的姿勢。南梔連想都不用想,光是味道就能讓她認出來,“哥哥。”

  傅霆朝仔細地看著南梔,片刻后,漸漸有了笑意,小丫頭好乖。

  “嗯,沒事了,我們很快回家。”

  南梔點頭,“好。”她不清楚傅霆朝到底有多厲害,但是她相信傅霆朝會保護好她。

  傅霆朝對南梔的依賴與信任很受用,笑意也加深了。他看著眼前的黃毛,舉起槍,對著他,“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呢?”

  黃毛臉色都變了,白的像個死人,“不,別,我我只是接了任務而已,不是我,放過我,放了我吧。”

  傅霆朝輕笑,“看來你還不清楚,光是你們抓走了我的寶貝,就足以夠你們死一萬次了。”然后微微歪頭在南梔耳邊輕聲道,“小梔,閉上眼睛,不要看。”

  南梔眨眨眼,聽話的把臉埋在了傅霆朝頸間,然后聽到一聲槍響,一聲慘叫,以及重物倒地的聲音。

  傅霆朝將南梔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后抱著她從窗戶越出去,向黑暗的某個地方吩咐了一句,像是德語,又有點向意大利語,南梔沒有聽明白。

  傅霆朝把南梔放到車上,然后拿出一條毯子給南梔蓋上,親了親南梔的額頭,天知道他剛剛看見那把刀架在南梔的脖子上時,心都顫抖起來,差一點,就差一點點,南梔的動脈就要被割斷了,那些人竟然敢傷他的丫頭,活得不耐煩了!

  南梔乖巧的任憑傅霆朝擺弄,感受到額頭上溫柔的觸感,明顯愣了一下,哥哥,親她干什么?

  傅霆朝看著小丫頭疑惑的眼神,苦笑,小丫頭還不懂啊。傅霆朝沒有解釋,只是摸了摸她的頭,然后就繞到前面開車了。

  南梔也沒說話,她想,大概哥哥都是這樣的吧?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5702329.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