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南小姐,你能給我們講一下案發經過嗎?”

  南梔坐在警員的對面,君老爺子和傅霆朝則坐在兩邊的木制沙發上。警員有些緊張,兩邊都時不時有強烈的視線掃過自己。兩年輕的小警員覺得自己屁股下有根針似的,怎么坐都不舒服!

  南梔喝了口茶,讓溫暖的茶香慢慢進入胃里,開口說道:“昨天晚上有個服務員不小心弄濕了我的衣服,我才會去那個房間,我在里面等了一小會,因為有些累,我就坐在椅子上休息,大概是十分鐘左右吧,服務員敲門說我的衣服拿好了,等我打開門后,突然有一個白色的東西撲過來,當時我有些腳軟,沒躲開,抓著我的應該是個男人,他的手臂很粗,力氣也很大,那個東西,應該是一塊毛巾之類的,很難聞的味道,等到我醒來,已經不在酒店了。”

  “那中間你有醒過來嗎?”

  南梔搖頭,“沒有,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在我醒過來的時候,頭還是很昏沉,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哪里。”

  “而且......”南梔咬了咬下唇。

  “而且什么?!”兩位警員異口同聲。

  南梔被突然放大的音量嚇了一跳,兩位小警員分別被君老爺子和傅霆朝狠狠地瞪了一眼。

  警員欲哭無淚,局長親自下發的命令,勢必要將這起綁架案調查得水落石出,還要查出幕后的人,線索又少得可憐,實在是上頭壓力大,沒辦法啊。

  當然,他們并不知道給他們壓力的正主正坐在一邊狠狠地瞪著他們,不然估計腿都要軟了......

  南梔繼續說:“我醒來的時候,他們拿著刀子,說有人給他們錢要殺我,我不知道,我根本不認識那些人,怎么會有人特意來殺我呢?”

  說著南梔開始淺淺的抽泣,顯然回憶起那時的場景依舊還沒有緩過來。警員有些難受,畢竟對方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甚至還在讀書,也不知道哪個殺千刀的這么狠毒,對著小姑娘下手。

  眼淚一滴一滴的墜入南梔手中的茶杯,混著茶水蕩起一小圈一小圈的漣漪。南梔沒有演戲,她是真的怕,怕疼,也怕死,怕突然的幸福生活離她遠去。

  君老爺子臉色有點難看,起先還以為那些人只是單純的要錢,沒想到居然是要命!君老爺子頓時一陣后怕,要是當時不是傅霆朝來早一步,他連這個外孫女都要失去了。

  傅霆朝心疼得恨不得將南梔抱在懷里哄,但老爺子還坐在這,所以傅霆朝只好什么也沒做,然后把犀利的眼神投向那兩個苦逼的警察。

  南梔穩定了一下情緒,“兩位警官,我知道的也只有這么多了,其他的還要麻煩你們了。”

  君老爺子也十分堅定,“我們一定全力配合,希望兩位同志可以將幕后的危險分子繩之于法,就當是我這個老頭子一點請求吧。”

  警員們慌忙擺手,“不敢不敢,我們都是做自己本分的事,我們會盡力的,請君老爺子放心吧。”

  南梔也開口了,“希望兩位警官能早日找出真相,讓兇手不再作案去傷害其它的人。”

  “南小姐放心,我們會的。”

  王媽將兩位警員送出去,客廳里君老爺子還在氣憤,自家孫女被人盯上了,還差點連命都沒了。一想到這,君老爺子就恨不得戳戳南梔的腦袋瓜,怎么一點防備都沒有呢,這孩子真是!

  結果一對上南梔還有點水潤的眼睛,一句責備都說不出來,最后憋了一句,“你以后出門,一定要帶一保鏢去,不然就讓霆朝陪著你去。”想了想,君老爺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算了,梔梔啊,要不這段時間還是不要出去了,就在家里呆著,你要什么就讓人給你買,家里總是安全一些。”

  南梔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應下了,一來是外公所言確實有理,二來南梔也的確很少出門,而且她現在還有點昏昏沉沉的,正好在家里躺一段時間。

  傅霆朝一直什么都沒說,只是看南梔有些累了,叫南梔回房休息一會,吃午飯的時候再叫她。

  南梔點頭,胃有點難受,腦袋還暈乎乎的,南梔躺在床上,任由傅霆朝給她蓋上薄被,將今早那束秋海棠插進床頭的小花瓶里。

  傅霆朝親了親南梔的額頭,心疼的摸摸小丫頭有些蒼白的臉頰,“好好睡,寶貝。”

  南梔嗅著甜甜的花香沉沉睡去。

  傅霆朝關上門,下樓坐在棋桌旁,拿起一顆白子把玩,“我派了人去查,他們通過電話聯系,而且那頭的人,好像只想要梔梔的命,開出來的價格應該是下了血本了。”

  君老爺子望向窗外,良久,嘆了口氣,“瓊芳出事的時候,我就感覺出來不對,怎么偏偏是瓊芳呢?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生意上的仇家,要殺,對象也頂多是毅桓,而那次車禍,連梔梔都在,如果那不是一場意外,那做這件事的人,可就不是生意場上的恩怨這么簡單了。”

  傅霆朝沒說話,三年前,他還在國外,忙于各種黑道火拼,知道近期回來,他才得知這件事。

  “君爺爺覺得,這件事,有遺漏的地方?”

  君老爺子搖搖頭,“我老了,哪里知道這些,反倒是你,好不容易回來了,有空就去看看你君阿姨吧,梔梔每個月都會去一次,就當是陪陪那丫頭了。”

  “是霆朝疏忽了,好久沒見君姨了,也不知道她說的娃娃親還作不作數。”

  君老爺子被傅霆朝這么突然的一句娃娃親嗆了一下,見傅霆朝沒什么異色,瞪了傅霆朝一眼,這混小子找打呢?

  “一玩笑話還管作不作數,要梔梔是個男孩子你還真能娶不成?”

  傅霆朝也不說話,只是笑著望向窗外,看院子里被重新填上的泥土,混合著水汽的味道。

  見那頭沒說話,君老爺子收回視線,直直的望向傅霆朝,好想要把他看穿似的。

  傅霆朝本來想著試探一下,沒想到君老爺子一下就知道了。清楚自己沒個說法君老爺子不會善罷甘休,傅霆朝兩手一攤,決定坦白從寬。

  “君爺爺,小梔很乖,懂事,又聰明,但是我想照顧她,一輩子的那種。”

  君老爺子一字不差,聽得清清楚楚。沒有暴跳如雷,也沒有指著他罵。反而很冷靜的反問了一句,“你真的想好了?”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5464654.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