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王哥,王哥,今早有人在門口放了個檔案袋,您看看。”王常椅子還沒坐到,翻開手中的檔案袋,和其他檔案袋沒什么不一樣,普通的牛皮紙,普通的封條。

  看到里面的內容時,王常簡直要氣笑了,里面是一份十分詳細的記錄,電話記錄,銀行轉賬記錄,甚至連對象和金額都一清二楚,其中,還包括一個叫“kill  ”神秘團伙,國際級的犯罪團伙,專干殺人的勾當。而現在,不僅清清楚楚的查明了南毅恒和他們聯系的記錄,而且將他們的老巢位置也查得明明白白。

  王常水都沒喝一口,立馬跑去上報局長,局長當機立斷,一個電話將國際刑警部大部分的人手都調動起來了。

  “老大,都做好了,警局那邊也開始動作了,應該很快就能抓到人。”

  “好,那個團伙你們派點人跟著,抓幾個活的回去。”

  “知道了,老大。”

  傅霆朝掛斷電話,然后去叫南梔起床了。

  自從南梔被救出當晚,傅霆朝就開始安排人手,本來以為查到個南毅恒就到底了,沒想到后面居然把“kill”牽扯出來,傅霆朝的人不好在明面上出現,只好暗地里將資料都寄過去,讓他們去搞定。

  傅霆朝眼神發暗,敢對梔梔出手的,他一定讓他們收到代價。

  只是,南毅恒是南梔的叔叔,傅霆朝怕南梔接受不了,一直沒敢說。

  “小梔,先喝這個。”傅霆朝將一碗紅棗豬蹄湯放到南梔面前。

  南梔看了眼桌上清淡的早飯,居然連小籠包都不給她做了......捧著沒有豬蹄的豬蹄湯,南梔在湯里找細細的肉末,試圖能嘗到一點肉味。

  傅霆朝看得好笑,“中午有藥膳雞,早餐吃些清淡的。”

  南梔有些怨念的看著他,她都好幾天沒吃到肉了,唯一一次還是前天的清燉鴿子湯,就給了一鴿子腿,嘗了嘗味兒就沒了。

  南梔曾經反駁過,她明明已經不用喝藥了,為什么還要喝這么多的補湯,而且是沒有肉的!

  傅霆朝默默下巴,“大概是覺得你胖了?”

  南梔瞪大眼睛,低頭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腰,然后怒視傅霆朝,盈盈一握的細腰哪里胖?

  傅霆朝指了指臉,南梔手下意識伸上去一掐,有點肉,還很軟,嗯......手感還不錯。。。

  南梔就不說話了,乖乖的喝著沒有肉的補湯。

  傅霆朝看著南梔郁悶的小模樣,臉上笑意很明顯,他倒是挺喜歡南梔現在這樣,起先太瘦了,抱在懷里跟抱了只不長大的小貓咪似的,現在其實還是沒多少肉,但看起來不再那么瘦了,雖然還是略微清瘦的身形。

  君老爺子也打趣南梔,“讓你每天都吃那么多蛋糕,是該長點肉。”

  杜若一聽不滿意了,“哪里是蛋糕了,明明它們都有名字,別什么糕點都說是蛋糕,不過,”轉頭笑瞇瞇的捏了捏南梔的臉,“現在這樣多好看,可可愛愛的,外婆喜歡吶。”

  南梔委屈,“外婆......”

  誒呦杜若被南梔這一臉給萌到了,一臉憐愛。

  南梔反省了一下最近的確好像貌似有那么一點懶。

  她其實有一點賴床的毛病,比如說鬧鐘響了第一次,一般是按回去繼續睡,如果南梔不小心把關閉和下一次提醒搞錯了的話,而又沒有人叫她,很容易會睡到自然醒,當然也有可能五分鐘后突然驚醒,然后起床。

  在君家的話,外公外婆沒有一定要一起吃早餐的習慣,所以南梔起床就更加困難了。傅霆朝發現后,每天早上準時準點叫南梔起床,并且一定要盯著南梔從床上坐起來了才走。

  美名其曰睡多了對腦子不好。

  南梔對此不屑一顧,但傅霆朝每天雷打不動,南梔每次從床上爬起來都要盯著傅霆朝看,控訴哥哥的無情。

  傅霆朝覺得南梔睡眼朦朧水光瀲滟的眼眸盯著他看真的是讓人很容易把持不住,每次只堅持了數秒就一定會掉頭就走,然后內心腹誹,小丫頭有恃無恐啊,不就仗著我寵你嗎?傅霆朝如是想。

  過了幾天后,警方進了南氏企業,把南毅恒帶走了,以買兇殺人的罪名將其逮捕。事實證明,警方的辦事能力還是很高的,國際刑警組織也介入了,證據確鑿,南毅恒全程保持沉默,律師的保釋根本不起作用,于是南毅恒被拘留,等待判刑。

  在那幾天,報紙上的頭條赫然是南毅恒買兇殺人被拘留的事情,雖然沒有太過詳細的信息挖到手,但該公布的警方也公布了,媒體們顯然有較好的聯想能力,不僅把南毅恒讓人殺自己親侄女南梔的事情猜的七七八八,甚至還翻出了當年南毅桓夫婦的車禍事件,文案里明指暗指那車禍大概也是南毅恒找人做的。

  一時間,南氏企業的股票大跌,眾人茶余飯后就談論這件事,南老爺子眼前一黑,直接被氣到心肌梗塞,住進了醫院,昏迷過去。南嫣知道后連學校都不敢去,請了假和蘇雪待在家里,也不敢出門。

  而君老爺子看到今早的報紙后,倒是沒有心肌梗塞,而是勃然大怒,當即就要去找南毅恒問清楚,他的女兒到底是怎么沒的!

  杜若看見后,眼淚“唰”一下就流下來了,嘴唇直哆嗦,報紙被捏的皺巴巴的。杜若二話不說,和自家老頭子殺到了警察局。

  局長聽到君家老爺子來了后,“蹭”一下站起來,“快快,快別攔,放進來,把門打開,快點!”

  “是,是,君老爺子,君老夫人請進。”警官們本來就不敢得罪君老爺子,局長一發話,直接派了人將他們迎進去。

  君老爺子沒空和他們客套,直接沖上去,揪住局長的領子,“南毅恒在哪,我有話要問他!”

  杜若也顧不得風度禮儀這回事了,霸氣一甩手,“南毅恒被管關在哪里,帶路!”

  局長心里苦,這君老爺子是書香世家出生,應該溫和有禮,現在為什么一言不說直接闖進來?君老夫人,也就是杜若,也是當時的名門閨秀,是家中長女,氣勢一點不輸局長。

  更何況這兩位可是當年戰爭幸存下來的,光是年齡都大了現任局長半圈了,都是不敢動的大人物啊!

  局長苦哈哈的跟霸氣外露的夫婦解釋,“現在南毅恒在拘留室,是不給任何人見的,等到開庭的時候才......”

  君家夫婦一概不聽,見局長一直不肯帶路,君老爺子一個電話達到了某位已經在頤養天年的老干部的家中,然后國家公安機關的總負責人收到了他老爹的一通電話,然后一路下來,打到了這位苦逼的局長手中,局長接了電話,被訓了一通后,恭恭敬敬的將兩位請了進去,還派了人在旁邊保護。

  南毅恒走進了對面的審訊室,一臉頹廢,身上的西裝已經皺的不成樣子了。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5264135.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