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南嫣情急之下,用盡全身力氣一拉,蘇雪被人群撞得一個不穩,竟然被南嫣拉走了,那幾個記者見人走了,也不再執著,南毅恒才是大新聞呢!

  蘇雪雙目瞪大,“嫣兒,你放開我,放開我!”

  南嫣大喊,“媽,爸爸他殺人了,他是個坐牢的,這里全都是記者,你還想被笑話嗎?”

  母女倆大概是第一次如此狼狽,蘇雪也漸漸冷靜下來,意識到此時的處境,回想起這些天受的委屈恥辱,臉色發白,南嫣連忙把母親拉到角落。

  蘇雪哭紅的雙眼不住地亂望,“嫣,嫣兒,我們趕快走,我,我們不能再在這,我們,我們不能。”

  南嫣見母親的情況太不對的樣子,安撫的拍拍蘇雪的背,“媽,你別著急,我讓人在門口等了,我們從后面走,絕對不會有人看到的,我們現在趕快走,一會他們就發現了。”

  “好,好,我們,我們快走。”蘇雪像抓住救命稻草,隔著南嫣從后門偷偷地出去。

  同樣低調的黑色轎車停在馬路旁,蘇雪和南嫣像逃跑一般,司機是一直接送蘇雪的,對于這樣的局面早已有了經驗,車子繞了些遠路,甩掉一些蹲點的記者,才回到南家大門。

  南嫣腳步有些虛浮,踏入客廳那一刻,看到南梔卻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喝茶,腳下的小高跟“噠噠噠”的,重重踩在地上,南嫣站在南梔面前,投下一大片陰影,將坐著的南梔籠罩起來。

  此刻的客廳沒有人,南嫣沒有一絲掩飾,惡狠狠地瞪著南梔,努力的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南梔托著茶盞,像位優雅從容的王妃,而南嫣此時的模樣就像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女孩,那點故意做出的威脅在南梔眼里,似乎根本不值得放在眼里。

  “南梔,我這樣,你是不是特高興,你是不是覺得,你終于打敗我了,現在好了,我爸進去了,一輩子都出不來,我和我媽一輩子都要被人指指點點,你高興了,滿意了嗎!”南嫣氣得渾身都在顫抖,但是明明應該是怒火沖天的,眼眶內卻流下了眼淚,仿佛這并不是一場無理的興師問罪,而是一場宣泄,一場可憐人的自我演出。

  南梔聽到南嫣這一番話,表情不變,但眼底凝滿了冰渣子,刺痛了南嫣的雙眼。

  “你說,我高興,我滿意,我做了什么,我父母做了什么,是,你什么都沒做,你只是個毫不知情的,被連累的,受到波及的無辜,那我呢,我就不無辜嗎,我爸媽就不無辜嗎,他們又做錯了什么,就因為你爸爸的一己私欲,一逞快意,讓人給我父母的車,做了手腳,他們沖下懸崖,然后就再也沒有醒過來,我又說了什么!”

  南梔并不想與南嫣爭辯,但南嫣這番樣子著實惹怒了她,并不是全部人只有她可憐,也不是只有她受到冤屈,也不是全部人,都要圍著她,哄著她,讓她一直當她世界里的小公主。

  南嫣突然卡了殼,眼淚在臉上滑了一半,大概沒想到南梔如此厲聲的回嗆她。

  南梔面色冰冷,掃向一旁不說話的蘇雪,“嬸嬸,你心里不好受,我心里難道就好受嗎?”

  “嬸嬸,爺爺今天很累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也不會再計較,判決,法院已經給出來了,你們再如何,我也不想管,念在我們還有一些情分,還請您,放過我吧。”

  說完,南梔猛地站起來,比南嫣高出半個頭的身高,雙眼似利劍。

  南嫣被嚇了一跳,不自禁的后退一步,小腿抵著大理石的茶桌,冰涼從小腳傳遍全身,南嫣緊張的看著南梔。

  南嫣不想再看到南嫣那張臉,彎下腰,放下茶杯,瓷杯與光滑的石桌碰撞,清脆的聲音,讓南嫣心也跟著一跳,先前的氣勢早已不見了蹤影。

  南梔不想再待下去,一個眼神也沒有施舍給蘇雪和南嫣。

  蘇雪有些難堪,收斂收斂情緒,“嫣兒,今天,今天你也累了,先,先回房間吧,你想吃什么,我叫何媽給你做,好不好,別氣壞了。”

  南嫣發現自己被南梔鎮住了,頓時惱羞成怒,“吃什么吃,你還有心情吃,我才不吃!”甩開蘇雪的手,怒氣沖沖的回房間,每一步都會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蘇雪被女兒甩開了手,有些站不穩,好不容易穩住身子,就見女兒已經跑上樓了,張了張嘴,最后也沒叫住。

  蘇雪慢慢的回了房間,那是她和南毅恒的臥房,種種回憶都涌進腦海,結婚之前,南毅恒經常會帶她去玩,給她送禮物,她知道南毅恒一開始接近她只是因為家族的命令,但是慢慢的,她也開始對南毅恒報以好感,一個樣貌不錯,稱得上風度翩翩的男人,如此細心盡力的去討好,換任一個女孩都會產生好感。結婚之后,她和南毅恒也十分恩愛,一年后就有了南嫣,南毅恒也沒有其他男人的那些風流史,她知道南毅恒在外面會與人喝酒,也會與其他女人調情,但蘇雪十分清楚,南毅恒從不會與她們發生真正的關系,也沒有給她弄出個私生子來,對南嫣也很疼愛,不會夜不歸家,即便晚歸也不會超過十二點半。

  雖然在普通人家這是極其普通的一件事,但在這些家族中,能做到這樣已經實屬不易了。

  但現在,這間原先讓她感到幸福與溫暖的房間,只剩下她一個人,傭人們也不敢靠近,怕刺激到二少夫人。

  空蕩蕩的房間,窗外一片漆黑,慘白的燈光照在淺妃色的床單上,蘇雪無端感到一陣發寒,顫抖著抱住自己,今天的眼淚已經流了太多了,蘇雪的眼眶濕潤,喉嚨里發出了獸的低吼,細細的,卻十分揪人,在空無一人的房間里,廖得很。

  而本來應該在房內睡覺的南老爺子,卻把客廳發生的一切都聽進了耳朵。

  南梔上樓的時候,看到爺爺站在樓梯口,也沒開燈,面色嚴肅,把南梔嚇得夠嗆。

  “爺爺,大半夜不睡覺,您干嘛呢?”南梔沒好氣的拍拍胸口。

  “不像話,這說的什么啊,啊?嫣兒太不懂事了!”南老爺子氣的肚子一收一縮的,顯然氣得不輕。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499071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