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但是出于禮貌,南梔還是點點頭,坐在了沙發上。

  蘇雪讓何媽端了花茶來,“這是前幾天從馬來西亞送過來的洛神花,我讓何媽加了玫瑰果泡的,你試試?”

  南梔接過來,對蘇雪這番有些討好意味的行為有些疑問,“二嬸,是有什么要和我說的嗎?”

  蘇雪笑笑,“也沒什么特別要說的,梔梔啊,你也知道二嬸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也把你當成了我的親女兒一般養,如今你也長得這么大了,明白事理,也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南梔對這些往事沒有印象,光是她“醒來”后來看,這位二嬸除了事關南嫣的時候,其余時候倒還真沒什么交集。

  手中的花茶飄出淡淡的花香,洛神花的味道很清甜,感覺喝完會很好睡的樣子。

  “梔梔啊,”蘇雪顯得有些小心翼翼,“你知道,原先你父親的股份好像都在爺爺那里保管的,是嗎?”

  南梔點頭,畢竟她當時年紀還小,股份也不能到她手上。

  “那,你知不知道,那些股份有沒有被分出去呢?我聽說最近公司進了些很有實力的人才,好像他們也握著一點公司的股份呢。”

  蘇雪想,就算南梔再怎么不在意,關乎自己以后的事情,總會上心幾分,到時候南梔如果鬧到南老爺子那邊就最好不過,若是南梔耐住了性子,也會在心里埋下懷疑的種子,只要再找機會,讓南梔對南老爺子發難,她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

  南梔果不其然皺了眉,不是因為蘇雪所說的內容,而是蘇雪這番話,就是在告訴她,爺爺把她父親的股份給了其他人。

  但是,蘇雪還真以為她傻嗎?先不管股份是不是被分出去,首先那股份,就不是她們可以決定去留的,那是公司的,是爺爺的,爺爺想怎么做,還輪不到她們來管。

  再者,就算沒有那些股票,南家還養不活她們嗎?

  “梔梔,二嬸也是無意中聽到的,老爺子怎么想,你們做孫女的是最清楚,你可別讓你爺爺生氣。”蘇雪悉心的教誨著。

  南梔放下茶杯,“對啊,做孫女的最清楚了,那些股份就算給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拿著它干什么,還不如還給公司,也能讓自己為公司出份力氣。”

  蘇雪有些惱怒,南梔怎么就聽不出來她的話!

  “梔梔,公司也是我們家開的,那些股份在你手上有什么好擔心的。”

  “既然這樣,二嬸也不用擔心了,畢竟是我們家的東西。”南梔喝完了花茶,甘甜的味道,很好喝。

  何媽見大小姐喜歡,又笑著給她添了一杯。

  南梔笑笑對何媽表示了感謝。

  蘇雪還想說些什么,南梔卻沒給她機會。

  “二嬸,我還有些作業沒有做完,就先不聊了,二嬸也早點睡吧,晚睡對皮膚可不好哦。”南梔端著精致的瓷骨茶杯,優雅的氣質不經意間流露而出。

  蘇雪不知道南梔是真的沒懂還是只是在唬她,還有很多傭人在,她不能做的太出格了,“這樣的話,梔梔就先去寫作業吧,注意不要太累了,身體最重要。”

  “好的,二嬸晚安。”南至轉身上樓,黑色的平底皮鞋在地板上發出輕巧的響聲,說不出的迷人動聽。

  蘇雪瞇著眼看南梔的背影,那樣的身姿,縱使她的女兒再出色,也會被南梔壓得死死的!

  往后對南嫣的教導,要比以往更加的嚴格,她的女兒,絕對不能輸!

  蘇雪見上次的談話似乎沒有什么作用,決定打著長久的主意,只要時不時地在南梔面前說上兩句,日子久了,也會留下點印象,以后只需要一點小苗頭,南梔就會開始動搖甚至懷疑起南老爺子來。

  南梔對此十分無奈,但同時也在暗暗警惕蘇雪,蘇雪從來沒接觸過公司的事情,又怎么會對這些事情這么執著呢?好像還偷偷去打聽公司的事。

  蘇雪自從找到了奮斗的目標后,一改之前頹靡的樣子,重新開始穿上名貴的衣服,帶上精致的飾品,臉上也有了完美的妝容。一有空就把南嫣帶去瑜伽室,或者禮儀室,南嫣苦不堪言,不僅要應付學校繁重的學習,每到了周末還不能休息,一直在練各種走姿坐姿,把小時候學的禮儀全部又做了一遍,而且比以前更加嚴格,稍稍有一點放松,蘇雪手中的軟扇就會狠狠地拍向她的背。

  南嫣哪里吃過這樣的苦,嬌嫩的皮膚被打出一道道紅痕,但力度又把握的極好,就算很疼,卻連皮都沒有破。

  南嫣明白母親這樣做的深意,想到上次見到南梔似乎與生俱來的名媛氣質,咬緊牙關,無比配合母親的‘調'教'。

  南梔不是不知道這些天蘇雪和南嫣這樣做的意圖,只是她對此并沒有興趣,在得知傅霆朝近段時間都會留在國內以后,南梔每天下課后,也不直接回家,先去外公家陪陪外公外婆,當然了,更重要的是傅霆朝答應給她的琴題字!琴尾處漂亮古典的繁體字,讓這把“茫音”,成為南梔的琴。

  “要彈彈看嗎?”傅霆朝拿出刻好的琴。

  “好。”南梔點點頭,眼底躍躍欲試。

  小庭院里有一個小涼亭,說小倒也不小,能容納四個人跳舞了,不過那里只在中間放了張矮木桌,就只剩下周圍深紅色的雕花護欄。這里是君老爺子專門給南梔練琴用的。

  南梔拿著琴走到矮桌盤腿坐下,將琴小心翼翼的擺在桌上。事實上,桌上有一層十分柔軟的透紗,是防止木桌把琴刮壞的。

  傅霆朝被小丫頭緊張的態度弄得有些好笑,看到南梔這么緊張他送的琴,心里倒也愉悅起來。

  “錚錚,錚錚”古琴有三種音,南梔偏愛散音。

  庭院很安靜,幽幽琴聲,松沉而又曠遠,似是遠古之音,如同大地一般,帶著無盡蒼茫之意,故而南梔將這把琴取名為“茫音”。

  傅霆朝站在小涼亭外邊,正面著南梔。

  十五歲的少女,已經開始長開,眉眼漸漸舒展。

  涼亭中的少女盤腿而坐,一身淡綠色的長裙像朵花一般盛開在座下,墨發將近及腰,美目輕闔,嘴角一絲笑意。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465228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