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傅霆朝想到個十分庸俗的但卻極貼合南梔的一句贊美詞,美得跟天上的仙女似的。

  傅霆朝抬手輕輕按住自己的胸口,那里跳動的心臟告訴他,他的感情,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少,那么淺。

  這樣的南梔,使他的占有欲十分強烈,想把小丫頭捧在手心抱在懷里,疼愛她,占有她,讓她眼里只有他一個人,讓她只能乖乖的待在他懷里,那都不許去。

  傅霆朝眼底醞釀著風暴,但最終還是狠狠地閉了閉眼,將即將澎涌而出的情感壓會心底,他不能那樣做,至少現在還不能。

  這小丫頭,還有三年就成年了,等到那時候,就可以了。

  琴聲漸停,南梔還有些意猶未盡,傅霆朝卻已經口干舌燥了。

  傅霆朝深吸一口氣,初秋的空氣帶著一絲涼意,把火降下去一點。

  “很好聽。”

  “哥哥喜歡嗎?”南梔笑得很軟。

  傅霆朝呼吸一窒,而后低低的笑出來。

  “嗯,很喜歡,小梔真好。”

  南梔歪歪頭,應該是說她彈得好的意思吧?

  南梔在小庭院里彈了兩個小時的琴,傅霆朝一開始還站著聽,后來覺得遠,于是向前走了幾步,正好站在亭子的開口處,將大部分的光線都遮住了。

  南梔手沒停,眼睛往上瞟了一眼。

  傅霆朝輕咳一聲,徑直坐到南梔旁邊,“我坐這里聽,更清楚一點。”

  南梔回頭笑笑,“好。”

  兩人距離不過十公分,傅霆朝一開始還規規矩矩的坐著,沒一會眼睛開始不老實,一開始只是用眼角余光,后來想想,偷偷摸摸也是看,光明正大也是看,反正都是他的。

  南梔低側著頭,露出一點白皙的脖頸,傅霆朝高,從他的角度還能看到一點小巧的鎖骨,像白玉似的。

  南梔的手比他的要小了一大圈,每次握住都能把南梔整只手包住,傅霆朝的視線漸漸往南梔的腰部移去,不僅是手小,小心肝整個人都很小,還那么嬌弱,抱在懷里就像抱了只貓,半大的小奶貓。

  南梔又一曲終了,扭頭看見哥哥正在......傻笑?但是眼神好像有點奇怪的樣子,南梔背后有了一絲涼意。

  “哥哥,你怎么了?”南梔有些擔心。

  “咳,沒什么,小梔彈得很好聽,還要繼續嗎?”傅霆朝恢復以往的表情。

  南梔眼睛發光,“哥哥還想聽么?”

  傅霆朝點頭。

  漫天落霞,琴音曠遠,余暉將兩人身影拉長,淡淡的光暈落在身上,顯出繾綣的味道。

  男人耐心溫柔,少女清麗柔靜,古銅色的大手,和白皙的小手,放在同一把琴上,彈奏同一首曲子。

  “小小姐,小夏來了。”王媽在不遠處喊。

  南梔指尖挑起,最后一個音符結束。回頭對著王媽的方向喊了一聲,“我知道啦!”

  南梔喊完后,突然肩膀一重。“哥哥?”

  傅霆朝攬住南梔的脖子,低喃道:“嗯......好累。”

  南梔目光馬上擔憂起來,每天都要處理工作,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了一下還陪了她這么久。

  “那,要進去休息一下嗎?”南梔一動不動,讓傅霆朝可以靠一下。

  “嗯......”不知道是困了還是真的累到不想說話,原本磁性的聲音變得黏糊糊的。

  南梔覺得耳朵有些癢,輕輕的偏了偏頭。

  耳邊的呼吸聲平穩,南梔心想,不會睡著了吧?正想拍醒傅霆朝讓他進屋里睡。

  傅霆朝卻低聲哼哼,“我這么辛苦,小梔不安慰一下我么?”

  突然間,南梔覺得自己有點熱,大概是傅霆朝貼著自己的緣故。

  “那下次來我我給你帶綠豆湯。”南梔說完覺得好像有點敷衍,于是補充了一句,“甜的,很好喝,我最近新學會的。”

  傅霆朝一聽是自家小心肝自己做的,別說甜不甜了,就算是苦的他也會喝下去。一個“好”字溫柔纏綿。

  可惜,南梔非但沒聽出來那個纏綿之意,反而覺得他是太累了才會這樣壓著嗓子說話。于是更加急切的想讓傅霆朝從自己肩上離開,好回房間去休息。

  傅霆朝:“......”這么好的氣氛,小丫頭咋不珍惜呢?

  不愿意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傅霆朝假裝不知道南梔的意圖,吃定了南梔不舍得把他晃下去,扒得死死的。

  “小梔,丫頭,小心肝。”傅霆朝不停變換著稱呼。

  硬氣的男人突然軟下來和你撒嬌,換做誰都會受不了。

  南梔半是無奈半是敷衍,“已經很晚了,哥哥,夏哥已經在外面等我了。”

  傅霆朝目露兇光,“在我面前你還想著其他男人?”

  “沒有。”

  傅霆朝依舊懶洋洋的趴著,神色間帶著幾分委屈,“明明就有,你剛剛還說了。”說完賭氣似的扭過頭去。

  南梔被驚得滿臉呆滯,哥哥你原來不是這樣的!

  南梔張了張嘴,艱難的擠出了兩字,“哥哥?”

  “或者,小梔愿意給我一個吻,我就不生氣。”傅霆朝往南梔脖子蹭蹭。

  南梔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連耳垂也紅得要滴血一般。

  傅霆朝湊近南梔的臉,“嗯?”鼻尖輕輕觸碰滑嫩的肌膚,呼出的熱氣讓南梔渾身開始發熱,她一把推開傅霆朝。

  傅霆朝輕松的截住了南梔的動作,巧力一拉,南梔坐的久了腿麻,這一拉毫無防備的就撞上傅霆朝結實的胸肌。

  “唔......”鼻子被撞得酸疼。

  傅霆朝悶笑,“小丫頭想跑哪去?”

  “你。你放開我,我要,要回去了......”南梔著急忙慌,眼神四處亂瞟,就是不看傅霆朝。

  “小梔連這么小小的請求都不能滿足我嗎?”傅霆朝這話似是抱怨,眼里的笑意卻出賣了內心想法。

  南梔像只熟透的蝦仁,窩在傅霆朝懷里不動彈了,專心裝死,反正她也走不了。

  傅霆朝見小丫頭不理他,把手放在南梔腰間,然后捏了捏那小小的軟肉。

  “呀!”南梔猛地一彈,眼圈還帶著一點紅,眼睛瞪大,驚詫的望著傅霆朝,依稀還能看見一點點淚花。

  嗯......傅霆朝摸摸下巴,這么一看跟只兔子似的。

  傅霆朝當機立斷,在南梔臉上“吧唧”一下,偷了個香。

  南梔終于回過神來,兩頰微微鼓起,眼神里充滿對傅霆朝罪行的控訴。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4616837.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