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傅家主的小心肝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傅霆朝笑著開口,“當然是想好的,我又不是那種沖動的小小少年。”語氣有點吊兒郎當,神請卻相當認真。

  君老爺子沒說話,就這么盯著傅霆朝看。

  傅霆朝穩如泰山,任由君老爺子在他身上丟眼刀子。

  打量了好一會,君老爺子才把眼睛從傅霆朝身上移開,“你要真想好了,和我說也沒用,你不許干什么出格的事!”君老爺子十分嚴肅。

  傅霆朝苦笑了一下,“我沒打算現在跟她說,小梔還小呢,不急,況且要真現在說了,小梔還不得躲著我,現在這樣就很好。”

  君老爺子給了一個“算你有分寸”的眼神。

  傅霆朝這一次坦白,讓君老爺子在之后看到他與南梔相處總有種自家外孫女要被拐走的不爽感。

  當然在坦白了之后傅霆朝也的確在君老爺子面前有所收斂,一些親密的小動作也只有在兩個人獨處時才做一下。

  在傅大流氓的不懈努力之下,南梔對偶爾的一些親親抱抱已經完全免疫,有時候傅霆朝摸摸頭捏捏臉南梔也沒再拒絕。

  所以說習慣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啊!

  另一邊的南毅恒就沒有這么愜意了,連續幾天都處于焦慮的狀態,從他打電話給那個人之后,過了三天了,這三天,南毅恒本來想以關心侄女的名義去探視黃毛兄弟幾個,結果那些警員一個個都好像聽不懂話似的,軟硬不吃,無論什么手段都不放他進去。

  畢竟是警察局,南毅恒沒敢太放肆,多次被拒后,南毅恒只好恨恨的回返,同時更加疑心,現在警局對這幾個人看守得這么緊,莫非真的查出什么來了?

  想起昨天還有警官來問話,南毅恒就開始慌了。

  南梔那邊也沒有消息傳過來,南毅恒本想去君家看看的,但又怕暴露自己,萬一剛好他去的時候,南梔又出事了呢

  傅霆朝笑著開口,“當然是想好的,我又不是那種沖動的小小少年。”語氣有點吊兒郎當,神請卻相當認真。

  君老爺子沒說話,就這么盯著傅霆朝看。

  傅霆朝穩如泰山,任由君老爺子在他身上丟眼刀子。

  打量了好一會,君老爺子才把眼睛從傅霆朝身上移開,“你要真想好了,和我說也沒用,你不許干什么出格的事!”君老爺子十分嚴肅。

  傅霆朝苦笑了一下,“我沒打算現在跟她說,小梔還小呢,不急,況且要真現在說了,小梔還不得躲著我,現在這樣就很好。”

  君老爺子給了一個“算你有分寸”的眼神。

  傅霆朝這一次坦白,讓君老爺子在之后看到他與南梔相處總有種自家外孫女要被拐走的不爽感。

  當然在坦白了之后傅霆朝也的確在君老爺子面前有所收斂,一些親密的小動作也只有在兩個人獨處時才做一下。

  在傅大流氓的不懈努力之下,南梔對偶爾的一些親親抱抱已經完全免疫,有時候傅霆朝摸摸頭捏捏臉南梔也沒再拒絕。

  所以說習慣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啊!

  另一邊的南毅恒就沒有這么愜意了,連續幾天都處于焦慮的狀態,從他打電話給那個人之后,過了三天了,這三天,南毅恒本來想以關心侄女的名義去探視黃毛兄弟幾個,結果那些警員一個個都好像聽不懂話似的,軟硬不吃,無論什么手段都不放他進去。

  畢竟是警察局,南毅恒沒敢太放肆,多次被拒后,南毅恒只好恨恨的回返,同時更加疑心,現在警局對這幾個人看守得這么緊,莫非真的查出什么來了?

  想起昨天還有警官來問話,南毅恒就開始慌了。

  南梔那邊也沒有消息傳過來,南毅恒本想去君家看看的,但又怕暴露自己,萬一剛好他去的時候,南梔又出事了呢

  傅霆朝笑著開口,“當然是想好的,我又不是那種沖動的小小少年。”語氣有點吊兒郎當,神請卻相當認真。

  君老爺子沒說話,就這么盯著傅霆朝看。

  傅霆朝穩如泰山,任由君老爺子在他身上丟眼刀子。

  打量了好一會,君老爺子才把眼睛從傅霆朝身上移開,“你要真想好了,和我說也沒用,你不許干什么出格的事!”君老爺子十分嚴肅。

  傅霆朝苦笑了一下,“我沒打算現在跟她說,小梔還小呢,不急,況且要真現在說了,小梔還不得躲著我,現在這樣就很好。”

  君老爺子給了一個“算你有分寸”的眼神。

  傅霆朝這一次坦白,讓君老爺子在之后看到他與南梔相處總有種自家外孫女要被拐走的不爽感。

  當然在坦白了之后傅霆朝也的確在君老爺子面前有所收斂,一些親密的小動作也只有在兩個人獨處時才做一下。

  在傅大流氓的不懈努力之下,南梔對偶爾的一些親親抱抱已經完全免疫,有時候傅霆朝摸摸頭捏捏臉南梔也沒再拒絕。

  所以說習慣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啊!

  另一邊的南毅恒就沒有這么愜意了,連續幾天都處于焦慮的狀態,從他打電話給那個人之后,過了三天了,這三天,南毅恒本來想以關心侄女的名義去探視黃毛兄弟幾個,結果那些警員一個個都好像聽不懂話似的,軟硬不吃,無論什么手段都不放他進去。

  畢竟是警察局,南毅恒沒敢太放肆,多次被拒后,南毅恒只好恨恨的回返,同時更加疑心,現在警局對這幾個人看守得這么緊,莫非真的查出什么來了?

  想起昨天還有警官來問話,南毅恒就開始慌了。

  南梔那邊也沒有消息傳過來,南毅恒本想去君家看看的,但又怕暴露自己,萬一剛好他去的時候,南梔又出事了呢

  傅霆朝笑著開口,“當然是想好的,我又不是那種沖動的小小少年。”語氣有點吊兒郎當,神請卻相當認真。

  君老爺子沒說話,就這么盯著傅霆朝看。

  傅霆朝穩如泰山,任由君老爺子在他身上丟眼刀子。

  打量了好一會,君老爺子才把眼睛從傅霆朝身上移


  (http://www.owqcje.live/a/76/76262/8397414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owqcje.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湖北11选五技巧